• 分享到
脱口秀表演者——在中国开个"国际玩笑"
2017-01-18 10:10
作者:袁全
来源: 特写中国
西江月是时下中国城市里悄然兴起的脱口秀表演者的代表。尽管还算小众娱乐,在北京从业人数不过二、三十人,但他坚信这个从西方舶来的表演艺术,可以在节奏越来越快的中国受到欢迎,为在都市忙碌奔波的人们带去欢乐。

剧场里的脱口秀表演。

 

“西江月”十几年来日思夜想一件事:如何让人发笑。想得还不到35岁,头发就掉光了。

 

他不会什么高超的杂耍、绝活,也没有怪异的举止,装傻扮丑。他逗人乐,全凭自己的一张嘴——但不是中国人熟悉的“单口相声”。

 

他表演的是“脱口秀”(Talk Show)。“西江月”在2010年创办了北京最早的脱口秀俱乐部,和一群热爱表演的朋友们周末在京城的小酒吧、咖啡馆剧场里,一起调侃生活的酸甜苦辣。

 

他是时下中国城市里悄然兴起的脱口秀表演者的代表。尽管还算小众娱乐,在北京从业人数不过二、三十人,但他坚信这个从西方舶来的表演艺术,可以在节奏越来越快的中国受到欢迎,为在都市忙碌奔波的人们带去欢乐。

 

“西江月”在表演脱口秀

 

“心中有路”最重要

 

2016年最后一天,夜幕降临,北京美术馆后街一个不起眼的咖啡馆里,满满当当挤进来近百位观众。有拉着手的情侣,有背着书包的学生,零星几张中年面孔,还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六名衣着休闲的表演者,拿着话筒轮番上场。他们绝大多数用“绰号”介绍自己,比如“西江月”、“令狐冲”、“梆梆头君”。每个人表演时间只有56分钟,平均两三句话就能讲出一个“段子”,台下的观众不时爆出笑声。

 

很多人认为脱口秀表演者都得是伶牙俐齿,受过培训的专业人才。但其实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律师、教师、健身教练、科学家,甚至还“说话不太利索”的研究生、不善言辞的程序员,以及还在学中文的日本留学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表达幽默。

 

建筑系毕业的“西江月”曾创办过装修公司。2004年,他偶然在网上看到美国脱口秀表演者Chris Rock的视频。尽管当时还要靠字幕才能懂,但这种表演形式还是跃跃欲试

 

他的首次演出就在一家小酒吧。结果只有5名观众,而且只有两“礼貌性地笑了笑”。几乎所有表演者都经历过这个尴尬的过程。这甚至成为他们日后的“段子”:

 

“台下只有一个观众的时候,尴尬的不是演员,而是观众自己。比如有一次只来了一位女观众,她想起身去上厕所,她特别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然后她说,‘要不我先把手机押这儿?’”

 

没有放弃。俱乐部时常把表演者召集在一起讨论排练;有的人找来专业的表演教材;还有人随时拿着小本,遇到有意思的事就记下来,生怕错过什么“糗事”。

 

有一次,“西江月”想调侃骑电动车的人,“他们的速度感觉就像是在开动车”。为了说得生动,他甚至骑着摩托车在路上跟了一段最后人家告诉他,“有没有路不重要,心中有路才最重要。”这句玩笑也成了他坚持脱口秀事业的信念。

 

观众在观看脱口秀表演。

 

功夫不负有心人。六年时间,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观众慢慢多了起来。舞台从酒吧、咖啡馆也搬到了剧场,票价从三十元涨到了一百。表演者们还把脱口秀带进了校园、社区,还给消防战士做过公益表演。演出“北上广深”,也扩大到二、三线城市。很多“粉丝”也成了表演者,有的还组建了俱乐部。

 

 

 

喜剧里的Rock

 

很多人认为,脱口秀在中国“热”起来的标志,是2011年黄西受邀在美国白宫新闻记者年会上的表演。的视频在中国社交网络疯狂转发。有人称这个相貌平平,身材瘦小的中国留学生,是“脱口秀界的姚明”。

 

曾有国内媒体给他个人的成功贴上标签,说他改变了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不善社交,不懂幽默,不敢发声。

 

“西江月”认为脱口秀的迷人之处,在于它背后的“演讲精神”,即表演者可以自由表达观点。能让观众发笑的“段子”,恰恰是因为表演者“不走常规”,“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

 

Tony 周是圈子中少有的能用中、英文表演脱口秀的高手。他形容脱口秀是“喜剧里的Rock”,因为它带有批判色彩,具有现实意义。

 

女脱口秀表演者

 

90后女脱口秀表演者“小五”喜欢脱口秀的原因是“用语言和思想把观众逗乐”而中国大部分女喜剧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方式是“扮丑”。

 

很多表演者都在用自嘲、讽刺式的“高级幽默”来打动观众。爱杰西聚焦的笑点是中外文化的误解。是美国犹太人,但他在中国一到圣诞节,就收到周围人“圣诞快乐”的祝福,可他从来不过“圣诞”这个基督徒才庆祝的节日。

 

“小五”喜欢讲亲身经历的“囧事”。有一次打车给“滴滴司机”评分,结果手一滑只打了四颗星,漏掉一颗。司机央求,于是她又重新登陆APP,结果又打了一颗星。

 

“轻松,辛辣,真实,”一位80后观众说。“虽然很多段子有杜撰成分,但都有身边人和事的影子。”

 

脱口秀的兴起,也是一面观察中国社会发展变化的镜子。它的观众主要是从校毕业的年轻人,高学历,高收入,还有不少是“海归”。“中国人的眼界越来越国际化了,而且物质生活充实后,人们就有了更多的精神追求。”Tony 周说。

 

脱口秀很多人精神上减压的方式。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表演者以“北漂”、单身为主他们生活孤独,压力大。几分钟的表演,他们的情绪得到释放。

 

青岛人“欢乐”在北京一家IT企业打拼他没户口,没房没车,也没女朋友。但观众的笑声让他收获强烈的满足感。那一刻,他很幸福。

 

Tony 周在表演中、英双语脱口秀。

 

曾经水土不服

 

“脱口秀”逐渐受到年轻人的追捧,但来到中国后“水土不服”。

 

曾有一位来自河南的观众,冲到台上和脱口秀表演者发生争执——就因为后者开了几句河南人的玩笑。

 

Tony周发现欧美国家的表演者与观众互动频繁,演员有时候的“包袱”就是拿观众打趣。“但中国观众是开不起玩笑的,”他说在相声里边,演员永远是捧着观众、贬低自己,因为观众是衣食父母。但在脱口秀里,观众和表演者的关系是平等的。

 

直到现在,他也不愿把Talk Show翻译成“单口相声”,因为“几乎在中文里没有一个对应的词能解释。”

 

“我们这群人就像是在中国开国际玩笑。”他说。

 

黄西回国发展后也曾感叹“大部分国内观众喜欢直接的笑料,但老外更喜欢微妙一点的东西,让你琢磨后才笑。”

 

喜剧在中国呈现流行之势:多家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推出喜剧节目,喜剧电影往往收获高票房,到剧场看喜剧表演成为白领休闲的方式,而“中国喜剧院”也在北京开张了。脱口秀的出现,也是这一潮流的表现。

 

社交媒体和网络视频,让中国人看到了越来越多海外的脱口秀节目。网民像“追美剧”一样期待看到它们。国内电视脱口秀也由此应运而生。

 

“西江月”也尝试去做自己的节目。但他不想放弃舞台,因为那里更传统和正式。

 

“舞台表演也是修行。”这是他十几年脱口秀表演获得的感悟:“以前患得患失,总爱计较。脱口秀让我变得心态平和。顺其自然,开心就好。”

 

(文中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袁全)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脱口秀表演者——在中国开个"国际玩笑"

文章来源: 特写中国 https://www.chinafeature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