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当“千年大计”落子雄安,老百姓啥反应?
2017-04-20 12:45
作者:娄琛、任丽颖、熊争艳
来源: 特写中国
4月1日傍晚公布的新华社消息,让“雄安新区”横空出世,这个地理上涉及雄县、安新、容城三县及周边地区的未来新城市,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4月9日航拍的白洋淀。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1日傍晚公布的新华社消息,让“雄安新区”横空出世,这个地理上涉及雄县、安新、容城三县及周边地区的未来新城市,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雄安”在哪里?慕名而来的外地人找不到“雄安”的字样,只能在雄县、安新、容城县政府门前合影,交换信息,议论新区的前景。

这个远大宏图,像无形的手,指引着希望创业、致富、安居的人们梦想的方向,更把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推上命运的潮头。请看几位当地百姓的讲述。
 
“大家干劲儿很足”

宋志通个头不高,是雄县雄州镇党委书记。用他的话说,最近这儿“大伙儿都很忙”。

新区详细规划尚未出台之前,为防投机炒作,政府部门在三个县及周边区域,对规划、土地、建设项目、户籍人口、不动产交易等实施严格管控,很多像宋志通这样的基层工作人员平日里“5+2”“白加黑”的工作状态,进入了“加强版”。

“对于新区,干部和老百姓都充满了极大的希望。”宋志通很兴奋,“大家都说,若干年后这里比浦东、深圳更好,但前提是得从自己做起、支持新区建设,大家干劲儿很足。”

雄州镇党委给人们发放的“明白纸”里,列出了八个严禁:严禁房屋建设、小产权建设、房屋销售、私下交易、违法占地、违章建设、抢栽抢种、不环保企业。

为了能保证高起点、高定位,新区必须是一张白纸,白纸越白,越好建设。宋志通说,春天本来是种树的季节,现在禁止抢栽抢种,正常的绿化作业不免受到了影响。

“为了未来,牺牲点眼前的利益,老百姓在这一点上想得通,这让我很感动。”他说。

雄州镇聚集了2000多家大小不一的纸塑企业,纸塑生产过程中的打印环节会导致一些挥发性气体排放,对环境有一定影响。这些企业未来是否需要搬迁是大伙儿最关心的。

“近几年,大气污染防治力度不断加大。新区成立,影响环境的事情更不能存在,企业要生存,必须想方设法让排放达到要求。”宋志通这样说。

基层干部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是“摸底”——统计好村情、民情,为规划者提供参考,对于基层干部,工作量也十分繁重。

“等规划哪一天出来了,估计我们就能歇一歇了。”宋志通笑着说。
 


这是容城县白洋淀站广场上悬挂的抑制炒房的标语(4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希望不要离水太远”

66岁的王木头祖祖辈辈生活在白洋淀,在这里摇着橹、划着船长大:“爷爷捕鱼技术最高,诨号‘盖西淀’,捕上来的都是大鱼,少有人能比得过他。”

上个世纪50年代,白洋淀面积有740平方公里,分为东淀和西淀。西淀保留至今,面积约为366平方公里。

王木头住在安新县大张庄村,人如其名:皮肤黝黑,身材敦实。他的岳父赵波是抗战电影《小兵张嘎》主角嘎子的原型,因此,王木头成了白洋淀抗战纪念馆的讲解员。

1937年,日本兵侵占冀中平原,对白洋淀进行扫荡。“那时候的人用打大雁和野鸭的火枪去打日本兵,流传的故事很多很多。”他说。

王木头与岳父一起生活了35年。赵波是全国闻名的抗日英雄,但在女婿王木头眼里,他是一位生活低调、朴素的老人。

王木头经常一边摇橹划船,一边给游客讲述那些红色故事。18年来,他划船行进约三万多公里水路,听他讲解的游客超过两百万人次。

白洋淀水域内和外围生活着约20万人,很多人在吃“旅游饭”。苇绿花香之时,水面开始繁忙起来,经营餐饮和民宿的人们用木船从码头运来啤酒、可乐和零食等,为“五一”小长假的旅游热做准备。

“旺季里,划小木船载客能挣三万块,开快艇的能挣到七八万。”王木头说。

随着新区的规划和建设,白洋淀要进一步治污、疏浚、清淤,有些世代居住在水边的人们可能面临家园和生计的变化。

“若是要搬迁,希望不要搬得离水太远,我能靠水吃饭就行。”王木头说。
 


这是记者4月9日航拍的白洋淀内的村庄。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我们十分关注政策”

保定来福汽车照明集团有限公司在容城,是当地为数不多的的高新技术企业,依据雄安新区定位,未来它或许有很好的发展前景。新区消息出炉后的十几天里,陆续有一些银行、汽车公司等客户到访这家企业。

“我们十分关注新区的产业政策,这对公司的未来至关重要。”公司副总经理李战军说。

保定来福的前身是1970年成立的容城灯泡厂,1995年日本一家公司参与合资,后来改制成全员股份制企业,目前员工约1200人。

这家企业在国内车灯市场的份额约为五分之一,为一汽、东风、北汽福田等企业生产车灯,在当地属于利税大户,但企业一直面临“招工难”。

“我们给的工资待遇在保定地区很有竞争力,可每年招聘时,一本、二本院校的毕业生都不愿意来——就是因为公司在一个县城。”他说。


4月10日,保定来福汽车照明集团有限公司的LED生产线,工人正在监测自动化生产设备的运转。新华社记者 熊争艳 摄

雄安新区的建设是一个好消息:未来,科研机构和院校的聚集能使企业更方便地解决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难题,也能吸引更好的人才。

来福公司成立之初以生产白炽灯为主,近年来又拓展到LED车灯产品。李战军说,传统的白炽灯量大,公司不想放弃这块市场,而LED灯确实高效、节能,市场前景好,附加值高。公司有30余条生产线,LED生产线占三分之一,为公司创造的产值却占到近六成。

未来,企业是按传统路径继续前进,还是大力投入技术创新?李战军没有回答,微微一笑,把目光投向前方。

“古郡之风一脉相承”

对于国家级新区为何落子雄安,雄县退休干部郭贺明有独到的见解。

“这里曾为王者之地。”他说,雄县最古老的名字叫“易”,取自易水。公元前7世纪,燕桓侯把国都迁到雄县附近,称“临易”,取濒临易水之意。

“古代以水护邦,现代以水兴城,水城共融。”郭贺明用白洋淀的形成为历史变迁做注脚。

一千多年前,宋辽对峙,白洋淀水大时泛滥,无法耕种;水小时,契丹骑兵频扰边境,不利于边防。当时,有一位叫何承矩的官员上书宋朝朝廷,建议屯田戍边,遏制辽国骑兵袭边进犯。

郭贺明说,宋辽边境间谍多,何承矩就组织了一个“蓼花游”,以赏花为名暗测地形,看哪里适合挖河、哪里适合培土。“勘测完成后,采用的策略是陆地种树屯田,水地依水筑起塘泊防线,白洋淀就形成了河湖港汊、河道错落的格局,有效制止了辽国骑兵南下。”

“雄县、容城、安新三地古郡之风一脉相承。我相信,国家级新区建立在此地,利用全新的管理模式,雄安必将千年而不衰!”这位老人说。

 

(编辑:陈希)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当“千年大计”落子雄安,老百姓啥反应?

文章来源: 特写中国 https://www.chinafeature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