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中国涉外法律服务业驶入“快车道”
2017-04-27 10:47
作者:吴光于
来源: 特写中国
今年1月,中国司法部、外交部、商务部、国务院法制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要建立一支通晓国际规则、具有世界眼光和国际视野的高素质涉外法律服务队伍,建设一批规模大、实力强、服务水平高的涉外法律服务机构。
2017年4月26日,成都市律师协会与四川对外经济合作商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新华社记/吴光于摄)
 
出生于中国西南内陆城市成都的吴宇宏,有着令人羡慕的履历——拥有中国顶尖医学院的口腔医学硕士学位,在美国获得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位,继而又在美国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2008年返回家乡前,吴宇宏已经在美国做了一年的执业律师。他说,当初选择回国,源于他对中国涉外律师行业发展的信心。
 
  彼时的中国内陆,涉外法律服务业方兴未艾。让吴宇宏印象深刻的是,曾经有一个很简单的案件,由于诉讼在英国,当事人从成都找到上海的律所,又从上海找到香港的律所,最后找到英国,总共花去了50万美金和20万英镑。
 
  “中国企业要走向世界,需要更多国际化的律师。国家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涉外法律服务也拥有越来越大的市场。”吴宇宏说。
 
成都市司法局向首批涉外法律服务领军人才颁发证书。 (新华社记/吴光于摄) 
 
  当前,中国执业律师总数已超过30万。在常住人口超过1400万人的成都,执业律师数量已逾1万人,数量位居中国第四。其中不乏许多像吴宇宏这样的拥有海外教育背景、精通外国法律制度的人才。 
 
  在过去3年中,吴宇宏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涉外业务量大幅度提升。“原来更多是外商投资公司的设立以及劳务、税务、知识产权的问题,近年来出现了大量涉及中国企业的业务,从反向并购到境外上市、收购以及海外工程等等。3年前,涉外业务占律所业务量的30%左右,去年达到了80%。”吴宇宏说。
 
  从四川省投资集团在巴基斯坦信德省的150MW风力发电项目,到长江三峡集团在巴西水电项目合成贷款融资,再到昆药集团的海外并购项目……一系列中国企业海外开拓的背后,离不开他与团队提供的法律服务。 
 
  今年1月,中国司法部、外交部、商务部、国务院法制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要建立一支通晓国际规则、具有世界眼光和国际视野的高素质涉外法律服务队伍,建设一批规模大、实力强、服务水平高的涉外法律服务机构。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此举为“走出去”提升了信心。
 
2016年4月28日 重庆首个国际仲裁中心成立大会现场。 (新华社记/刘潺摄)
 
  脱胎于四川省交通厅下设工程处的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早在上世纪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就走出国门,在中东、非洲开展援建。
 
  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公司业务规模不断扩大,近年来,海外业务从传统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逐渐拓展到投资领域。
 
  “根据我们的规划,海外业务比重还将继续扩大,不同的国家社会环境、法律制度都不一样,做好法律风险控制至关重要。”该公司法律事务部经理安守信说。
 
  4月19日,包括吴宇宏在内的20名律师接过了成都市司法局授予的该市首批涉外法律服务领军人才证书。未来,他们将担负起带领、培养涉外律师以及为家乡政府的涉外事务提供法律意见的职责。 
 
  “现在,无论什么‘疑难杂症’,我们的本土律师都可以解决。”成都市律师协会负责人杨泽辉说。 
 
  成都市司法局局长袁宗勇认为,提升涉外法律服务,不光能为中国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还将优化外商来华投资环境。
 
在重庆两江国际仲裁中心成立大会现场上,嘉宾们为首个国际仲裁中心揭牌。 (新华社记/刘潺摄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成都必将引来新一轮国际投资热潮,这也是新一轮涉外法律服务发展的良机。”袁宗勇说,“相比北京、上海、广州等开放程度更高的城市,中国西部急缺懂经济、懂科技、懂外语又懂法律的复合型人才。” 
 
  他说,目前成都市正计划推动该市的600多家律所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律所结成联盟,建立秘书机构,打造中国西部涉外法律服务高地。
 
  “未来,每一家落户成都的企业都能找到‘乡音’,每一家‘走出去’的企业也能找到法律服务领路人。”袁宗勇说。
 
 
 
 
 
(编辑:杨健翔)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中国涉外法律服务业驶入“快车道”

文章来源: 特写中国 https://www.chinafeature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