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尿毒症摄影师和他深爱的村庄
2016-08-23 18:54
作者:卿要林 《南国今报》
来源: 特写中国
5/12
图片说明

    819日上午,地处广西深山融水县杆洞乡尧告村村委异常热闹,30名来自不同村屯的学子(或其父母)聚在村委会议室,学生们简单地填了个表格,现场领到了由著名摄影家蒋建雄夫妇募捐来的第一期助学金2万多元。这笔总数超过10万元的助学金,是蒋建雄魏怀宁夫妇义卖在尧告村拍摄的摄影作品《尧告村》所得。摄影家向受捐的孩子承诺,只要你们不辍学,下一学年还将继续享受资助,直到助学资金用完。


8月19日,在尧告村助学金发放现场

    尧告村坐落在海拔1938米的摩天岭下,是广西西部山区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个小村。由广西柳州市驾车前往,至少需要8个小时。目前聚居着7523580余名苗瑶村民,其中近三分之一的村民生活在贫困线下。 

    蒋建雄拍摄尧告村已有十多个年头了。他在“老树画画”(刘树勇)的指导下,开始按照社会学的体系对尧告村苗族生产生活方式进行了细致的采集和记录,常常在这个条件落伍的小乡村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最后以几百卷胶卷的影像记录和8万字的文字记录完成了《尧告村:中国西部山区少数民族村落的一个样本》,在2012年凤凰国际摄影节上展出,获首届“乡土中国”全国影展收藏奖。   

    在蒋建雄拍摄《尧告村》的十年,也正是中国摄影艺术品收藏市场启动的十年。因此,蒋建雄常常收到来自收藏家询问(购买)照片的意向,这让蒋建雄想到何不利用义卖摄影艺术品的形式筹集善款,帮尧告村老乡们?凭着影像艺术品独特的魅力、摄影家的声望和作品的质量,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蒋老就以每张2000元的价格共售出了72张作品。在扣去相关的制作费用后,共筹得的10万余元的善款将全部用于资助困难的学子。这次发放的第一批助学金就惠及了30名就读高中或大中专的尧告村贫困学生。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蒋建雄忙于拍摄《尧告村》项目时,却因误诊导致肾不可逆转的严重受损,是一位与尿毒症抗争了十六年病人,现每天都要透析治疗。而乐天的蒋老却一直采用了快乐摄影来与病魔平和相处。谈到为何在自己患重病且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还拿出钱来助学,蒋老的回答是“义卖摄影作品筹款是我唯一可能回报这些淳朴的被摄对象了,而且这个模式对被拍摄对象、对摄影家、对藏家、对社会、对孩子、对自己家人,都是一件有益无害的事。而我有乐趣无穷的摄影,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关爱自己的亲人,吃饱穿暖,足矣!” 

蒋建雄魏怀宁夫妇向村干部了解情况,接受推荐受助学生。

蒋建雄夫妇在审核入选学生们填写的个人情况表。他们要对义购照片的善主负责。 

受捐的学生和蒋建雄魏怀宁夫妇及工作人员留下了一张大合影。


受助学生向蒋建雄老师告别,她们与早年留在蒋老照片中的姐姐们已大不一样了。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早年尧告村的女孩和他们学习生活的环境。”

2016年的尧告村已有不少砖混结构的新楼房。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早年的尧告村。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2009年尧告村180多桌庆祝通车典礼的露天聚会。

 

延伸阅读:

蒋建雄义卖作品《尧告村》简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0ef890102wddc.html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尿毒症摄影师和他深爱的村庄

    819日上午,地处广西深山融水县杆洞乡尧告村村委异常热闹,30名来自不同村屯的学子(或其父母)聚在村委会议室,学生们简单地填了个表格,现场领到了由著名摄影家蒋建雄夫妇募捐来的第一期助学金2万多元。这笔总数超过10万元的助学金,是蒋建雄魏怀宁夫妇义卖在尧告村拍摄的摄影作品《尧告村》所得。摄影家向受捐的孩子承诺,只要你们不辍学,下一学年还将继续享受资助,直到助学资金用完。


8月19日,在尧告村助学金发放现场

    尧告村坐落在海拔1938米的摩天岭下,是广西西部山区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个小村。由广西柳州市驾车前往,至少需要8个小时。目前聚居着7523580余名苗瑶村民,其中近三分之一的村民生活在贫困线下。 

    蒋建雄拍摄尧告村已有十多个年头了。他在“老树画画”(刘树勇)的指导下,开始按照社会学的体系对尧告村苗族生产生活方式进行了细致的采集和记录,常常在这个条件落伍的小乡村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最后以几百卷胶卷的影像记录和8万字的文字记录完成了《尧告村:中国西部山区少数民族村落的一个样本》,在2012年凤凰国际摄影节上展出,获首届“乡土中国”全国影展收藏奖。   

    在蒋建雄拍摄《尧告村》的十年,也正是中国摄影艺术品收藏市场启动的十年。因此,蒋建雄常常收到来自收藏家询问(购买)照片的意向,这让蒋建雄想到何不利用义卖摄影艺术品的形式筹集善款,帮尧告村老乡们?凭着影像艺术品独特的魅力、摄影家的声望和作品的质量,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蒋老就以每张2000元的价格共售出了72张作品。在扣去相关的制作费用后,共筹得的10万余元的善款将全部用于资助困难的学子。这次发放的第一批助学金就惠及了30名就读高中或大中专的尧告村贫困学生。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蒋建雄忙于拍摄《尧告村》项目时,却因误诊导致肾不可逆转的严重受损,是一位与尿毒症抗争了十六年病人,现每天都要透析治疗。而乐天的蒋老却一直采用了快乐摄影来与病魔平和相处。谈到为何在自己患重病且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还拿出钱来助学,蒋老的回答是“义卖摄影作品筹款是我唯一可能回报这些淳朴的被摄对象了,而且这个模式对被拍摄对象、对摄影家、对藏家、对社会、对孩子、对自己家人,都是一件有益无害的事。而我有乐趣无穷的摄影,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关爱自己的亲人,吃饱穿暖,足矣!” 

蒋建雄魏怀宁夫妇向村干部了解情况,接受推荐受助学生。

蒋建雄夫妇在审核入选学生们填写的个人情况表。他们要对义购照片的善主负责。 

受捐的学生和蒋建雄魏怀宁夫妇及工作人员留下了一张大合影。


受助学生向蒋建雄老师告别,她们与早年留在蒋老照片中的姐姐们已大不一样了。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早年尧告村的女孩和他们学习生活的环境。”

2016年的尧告村已有不少砖混结构的新楼房。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早年的尧告村。


蒋建雄义卖作品之一:2009年尧告村180多桌庆祝通车典礼的露天聚会。

 

延伸阅读:

蒋建雄义卖作品《尧告村》简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0ef890102wddc.html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