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当代中国影像艺术的收藏
2016-08-31 18:17
作者:杜曦云
来源: 特写中国
5/12
图片说明
    编者按:“2016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Shanghai)将于99-11日在上海举办。这个亚洲最具声誉的影像艺术家和收藏家的盛会至今已经举办了三届,与经历了十年风雨的华辰影像艺术品拍卖和大理国际影会画廊展共同构建起了国内影像艺术品交易的三大平台,推动着中国摄影收藏市场的普及和发展。鉴于摄影收藏在中国刚刚起步,特别是出现于当下的中国当代影像艺术品良莠不齐,我们特邀请了著名当代艺术评论家,策展人杜曦云撰文介绍如何收藏当代中国影像艺术品。该文首发于《经济参考报》收藏专栏。

 出现在2016年保利春拍刘铮的《三界》和王巍肖像作品。


当代中国影像艺术的收藏

杜曦云

   何谓影像?影像艺术可以粗略的划分为三类:图片摄影、流动摄像(或称为录像/影像)、新媒体艺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影像的产生和发展始终与科技的进步并行,是伴随着现代社会产生的独特艺术类型,因此影像艺术开始之初就称得上的“现代艺术”。20世纪电视机和电脑的普及,数码技术和信息的技术日新月异,新媒体艺术强势兴起,流行文化的发展,新时代出现的问题,让影像艺术逐渐成为艺术创作的重要方式被各类艺术家广泛运用,或许这个时代最典型的艺术形态就是影像。

   影像艺术不同于传统的视觉艺术,首先是在以实用性为前提的同时能迅速地被生产、复制、传播,然后得到反馈。其次,全方位的视听模式产生综合体验的效果,拉近了再现、真实与观者的距离;技术性的普及甚至降低了创作的门槛,扩大创作对象和创作者的范围,在后现代主义的背景下,它提供给艺术家各种创作的可能性和合理性。第三,复合型和多功能的影像艺术本身表现出巨大的前景,影像艺术逐渐呈现出多媒体和互动性的趋势,可以说技术日新月异的每一天也是影像艺术取得新突进的每一天。


王劲松的《标准家庭》是最早对中国计划生育国策进行评论的当代影像艺术品


王劲松的《百拆图》是最早对中国拆迁问题进行思考的当代影像艺术品

邵逸农、慕辰的《家族图谱》很好地将中国的传统融入摄影媒介。 

一、中国影像艺术发展小史

   在摄影艺术方面,“观念艺术”一词出现最早,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摄影的代名词,也有称之为先锋摄影、实验摄影、概念摄影等。观念摄影的产生改变了仅作为记录机器的摄影,摄影正式成为艺术家们创作的手段和形式,并在适应了中国的艺术环境后,逐渐与中国主流的摄影媒介和艺术形态区分开来。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摄影艺术的发展开始融入当代艺术。伴随着“观念艺术”的兴起,先锋艺术家们开始尝试使用摄影媒介创作作品。199710月刘树勇、岛子策划的“新影像:观念摄影艺术展”和朱其策划的“影像志异:中国新观念摄影艺术展”,正式采用了“观念摄影”一词。刘树勇的“权利——观念摄影的对话”不仅引起了摄影界的震动,也让“观念摄影”从艺术家的实验进入了批评家的视角,并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虽然早在1996年,戴汉志就开始在欧洲推介中国摄影展,但到了2000年前后,这批知名的中国先锋艺术家才逐渐吸引了国际学术界的注意,开始参加国外前卫影像展和国外的艺术展。与此同时,观念摄影出现了商业化甚至娱乐化的倾向,走向市场、进入拍卖会,引起了资本的关注和渗透,从国际市场上逐渐兴盛起来。

   在录像艺术方面,张培力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录像专家和“中国录像之父”,他的录像作品《30X30》创作于1988年。在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录像中,一个人反复将一块玻璃打碎、黏合,被称为中国的第一部录像艺术。1992年邱志杰逐渐走向了录像艺术的创作,历时三年创作了《作业一号:重复书写千遍兰亭序》。1994年,佟飚创作了《被注视的睡眠》,每段15分钟拍摄一个人的睡眠情况,共拍了十二个人。这一年宋冬在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举办影像装置“+”行为的个人展览“又一堂课,你愿意跟我玩儿吗?”。1995年,宋冬和汪建伟在日本东京都文化交流中心的“新亚洲艺术展”展出了影像装置。随后宋冬录像作品《容器》、《墨》与汪建伟的录像装置《循环》参加了“首届光州双年展——超越边界(BEYOND THE BOEDERS)”中的由“录像艺术之父”白南准策划的“INFO ART”展。


   邱志杰的《24节气》将中国文化与源于西方的摄影结合起来。

    1996914日,由邱志杰、吴美纯策划的“现象/影像:中国录像艺术展”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举行,展出了来自北京的陈少平、颜磊、朱加、李永斌、王功新,杭州的杨振中、高世强、陆磊、高士明、耿建翌、张培力,上海的钱喂康,广州的陈劭雄,福建的邱志杰等十五位艺术家的十六件作品,基本以录像装置为主。这是中国国内第一个纯粹以录像艺术作品集中亮相的展览,是录像艺术在中国兴起的第一次总结,结束了录像艺术零散及潜沉的状态。

   2004年巫鸿策划的“过去与未来:中国新影像”大展,引爆了中国影像市场的当代观念摄影热,中国的影像市场一度火爆。此后,中国的当代影像艺术出现了多元化的格局。


二、影像收藏现状

   刘铮被称为中国“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他在1996年与荣荣一起创办《新摄影》,介绍国际当代摄影的动向和成果。他同期采用摆拍的方式创作《国人》、《三界》、《四美图》等作品,从现代文明的角度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的阴郁。这些作品中的观念和拍摄方式,对中国观念摄影有深远的影响,是最早开创和奠定了中国“观念摄影”呈现的基本思路和表达方式的艺术家之一。


   刘铮的《国人》系列


    艺术家王庆松的《跟我学》和《跟他学》评论了国际文化交流的状况


艺术家王庆松的《又一次战争》评论了国际经济格局

    王庆松的《跟我学》,2006年在纽约苏富比以超过31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他的作品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又拍出了百万元的高价。邵逸农、慕辰夫妇也是中国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其成名作《家谱》于2002年为法国国家摄影博物馆所收藏。他们的《大礼堂》系列,将镜头对准曾经上演过无数悲欢离合、博弈较量的大礼堂,让那些带有浓重中国政治记忆的礼堂显得格外寂静和凄凉,因而在中国观念摄影史上占有重要意义。


   张大力的《第二历史》

    2009年,张大力完成了他花费6年的时间埋首于北京各大国家媒体机构的重要作品《第二历史》,将一百多张经过篡改后公开发表的照片与未修改的原图并置展示。由于“这个展览通过系统调查照片的修改和所使用的方法,反思中国现代视觉文化的机制”(巫鸿语),而入选了2011年纽约现代艺术馆的“新摄影”(MOMA New Photography 2011)展。其实自2008年起,MOMA就已从纽约的艺术机构AW Asia购得一系列重要的中国当代摄影作品,其中包括海波、张大力、荣荣、洪浩和盛奇等,而这是中国当代摄影作品第一次被该博物馆永久收藏。


  洪浩采用扫描仪创作的《我的东西》

    从市场的价位上看,国际一线的录像艺术家作品,一般可达30万美元左右,而出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则在1万美元左右。究其原因,首先是中国藏家对于当代影像的关注较少,还没有认识到影像艺术的重要性,许多收藏家们对此观望不前,或者说没有看到影像艺术的投资前景;其次,学术界对影像艺术的研究程度不够;第三,影像本身的可复制性(多版数性)不同于很多艺术品所具有的唯一特性,也是阻碍其市场发展的一个因素。此外,影像技术的成熟和器材的普及,也逐渐冲淡着影像艺术品的稀缺性和神秘性;第四,在市场方面除了老照片外,至今还没有形成专门的影像(尤其是录像作品)的细分市场,无法学术帝引领买家收藏。

   从艺术收藏史可以得知,任何艺术样态或流派出现的早期,价格都很低,而有敏锐直觉和艺术史意识的收藏家,应当先知先觉的把握契机。无论是图片还是录像艺术品,在中国都刚刚进入市场,处于萌发和价格洼地的阶段。例如,收藏家张锐靠准确的判断力,在2005年之前,就果断地收藏了大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张锐的收藏名单中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国当代艺术史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号称“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第一人”。另一位收藏家刘山,在当代艺术市场非常火爆、价位高企的时候,转收藏影像作品,从国外的画廊收藏了布列松、戈特茨、荒木经惟、杉本博司等经典作品。美籍华裔收藏家靳宏伟从2005年才开始收藏摄影作品,集中收藏20世纪摄影史上最著名艺术家的作品,近年来也开始收藏中国当代摄影作品,是目前号称“华人最大摄影收藏家”。目前中国已出现有多个亿元级别几十个千万元级别的的影像艺术品收藏机构、投资基金,影像艺术品银行和藏家,他们正在共同地推动者中国影像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与发展。


曾翰创作的当代景观影像艺术品《痕 迹》


(照片由艺术家提供)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当代中国影像艺术的收藏

    编者按:“2016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Shanghai)将于99-11日在上海举办。这个亚洲最具声誉的影像艺术家和收藏家的盛会至今已经举办了三届,与经历了十年风雨的华辰影像艺术品拍卖和大理国际影会画廊展共同构建起了国内影像艺术品交易的三大平台,推动着中国摄影收藏市场的普及和发展。鉴于摄影收藏在中国刚刚起步,特别是出现于当下的中国当代影像艺术品良莠不齐,我们特邀请了著名当代艺术评论家,策展人杜曦云撰文介绍如何收藏当代中国影像艺术品。该文首发于《经济参考报》收藏专栏。

 出现在2016年保利春拍刘铮的《三界》和王巍肖像作品。


当代中国影像艺术的收藏

杜曦云

   何谓影像?影像艺术可以粗略的划分为三类:图片摄影、流动摄像(或称为录像/影像)、新媒体艺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影像的产生和发展始终与科技的进步并行,是伴随着现代社会产生的独特艺术类型,因此影像艺术开始之初就称得上的“现代艺术”。20世纪电视机和电脑的普及,数码技术和信息的技术日新月异,新媒体艺术强势兴起,流行文化的发展,新时代出现的问题,让影像艺术逐渐成为艺术创作的重要方式被各类艺术家广泛运用,或许这个时代最典型的艺术形态就是影像。

   影像艺术不同于传统的视觉艺术,首先是在以实用性为前提的同时能迅速地被生产、复制、传播,然后得到反馈。其次,全方位的视听模式产生综合体验的效果,拉近了再现、真实与观者的距离;技术性的普及甚至降低了创作的门槛,扩大创作对象和创作者的范围,在后现代主义的背景下,它提供给艺术家各种创作的可能性和合理性。第三,复合型和多功能的影像艺术本身表现出巨大的前景,影像艺术逐渐呈现出多媒体和互动性的趋势,可以说技术日新月异的每一天也是影像艺术取得新突进的每一天。


王劲松的《标准家庭》是最早对中国计划生育国策进行评论的当代影像艺术品


王劲松的《百拆图》是最早对中国拆迁问题进行思考的当代影像艺术品

邵逸农、慕辰的《家族图谱》很好地将中国的传统融入摄影媒介。 

一、中国影像艺术发展小史

   在摄影艺术方面,“观念艺术”一词出现最早,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摄影的代名词,也有称之为先锋摄影、实验摄影、概念摄影等。观念摄影的产生改变了仅作为记录机器的摄影,摄影正式成为艺术家们创作的手段和形式,并在适应了中国的艺术环境后,逐渐与中国主流的摄影媒介和艺术形态区分开来。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摄影艺术的发展开始融入当代艺术。伴随着“观念艺术”的兴起,先锋艺术家们开始尝试使用摄影媒介创作作品。199710月刘树勇、岛子策划的“新影像:观念摄影艺术展”和朱其策划的“影像志异:中国新观念摄影艺术展”,正式采用了“观念摄影”一词。刘树勇的“权利——观念摄影的对话”不仅引起了摄影界的震动,也让“观念摄影”从艺术家的实验进入了批评家的视角,并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虽然早在1996年,戴汉志就开始在欧洲推介中国摄影展,但到了2000年前后,这批知名的中国先锋艺术家才逐渐吸引了国际学术界的注意,开始参加国外前卫影像展和国外的艺术展。与此同时,观念摄影出现了商业化甚至娱乐化的倾向,走向市场、进入拍卖会,引起了资本的关注和渗透,从国际市场上逐渐兴盛起来。

   在录像艺术方面,张培力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录像专家和“中国录像之父”,他的录像作品《30X30》创作于1988年。在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录像中,一个人反复将一块玻璃打碎、黏合,被称为中国的第一部录像艺术。1992年邱志杰逐渐走向了录像艺术的创作,历时三年创作了《作业一号:重复书写千遍兰亭序》。1994年,佟飚创作了《被注视的睡眠》,每段15分钟拍摄一个人的睡眠情况,共拍了十二个人。这一年宋冬在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举办影像装置“+”行为的个人展览“又一堂课,你愿意跟我玩儿吗?”。1995年,宋冬和汪建伟在日本东京都文化交流中心的“新亚洲艺术展”展出了影像装置。随后宋冬录像作品《容器》、《墨》与汪建伟的录像装置《循环》参加了“首届光州双年展——超越边界(BEYOND THE BOEDERS)”中的由“录像艺术之父”白南准策划的“INFO ART”展。


   邱志杰的《24节气》将中国文化与源于西方的摄影结合起来。

    1996914日,由邱志杰、吴美纯策划的“现象/影像:中国录像艺术展”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举行,展出了来自北京的陈少平、颜磊、朱加、李永斌、王功新,杭州的杨振中、高世强、陆磊、高士明、耿建翌、张培力,上海的钱喂康,广州的陈劭雄,福建的邱志杰等十五位艺术家的十六件作品,基本以录像装置为主。这是中国国内第一个纯粹以录像艺术作品集中亮相的展览,是录像艺术在中国兴起的第一次总结,结束了录像艺术零散及潜沉的状态。

   2004年巫鸿策划的“过去与未来:中国新影像”大展,引爆了中国影像市场的当代观念摄影热,中国的影像市场一度火爆。此后,中国的当代影像艺术出现了多元化的格局。


二、影像收藏现状

   刘铮被称为中国“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他在1996年与荣荣一起创办《新摄影》,介绍国际当代摄影的动向和成果。他同期采用摆拍的方式创作《国人》、《三界》、《四美图》等作品,从现代文明的角度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的阴郁。这些作品中的观念和拍摄方式,对中国观念摄影有深远的影响,是最早开创和奠定了中国“观念摄影”呈现的基本思路和表达方式的艺术家之一。


   刘铮的《国人》系列


    艺术家王庆松的《跟我学》和《跟他学》评论了国际文化交流的状况


艺术家王庆松的《又一次战争》评论了国际经济格局

    王庆松的《跟我学》,2006年在纽约苏富比以超过31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他的作品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又拍出了百万元的高价。邵逸农、慕辰夫妇也是中国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其成名作《家谱》于2002年为法国国家摄影博物馆所收藏。他们的《大礼堂》系列,将镜头对准曾经上演过无数悲欢离合、博弈较量的大礼堂,让那些带有浓重中国政治记忆的礼堂显得格外寂静和凄凉,因而在中国观念摄影史上占有重要意义。


   张大力的《第二历史》

    2009年,张大力完成了他花费6年的时间埋首于北京各大国家媒体机构的重要作品《第二历史》,将一百多张经过篡改后公开发表的照片与未修改的原图并置展示。由于“这个展览通过系统调查照片的修改和所使用的方法,反思中国现代视觉文化的机制”(巫鸿语),而入选了2011年纽约现代艺术馆的“新摄影”(MOMA New Photography 2011)展。其实自2008年起,MOMA就已从纽约的艺术机构AW Asia购得一系列重要的中国当代摄影作品,其中包括海波、张大力、荣荣、洪浩和盛奇等,而这是中国当代摄影作品第一次被该博物馆永久收藏。


  洪浩采用扫描仪创作的《我的东西》

    从市场的价位上看,国际一线的录像艺术家作品,一般可达30万美元左右,而出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则在1万美元左右。究其原因,首先是中国藏家对于当代影像的关注较少,还没有认识到影像艺术的重要性,许多收藏家们对此观望不前,或者说没有看到影像艺术的投资前景;其次,学术界对影像艺术的研究程度不够;第三,影像本身的可复制性(多版数性)不同于很多艺术品所具有的唯一特性,也是阻碍其市场发展的一个因素。此外,影像技术的成熟和器材的普及,也逐渐冲淡着影像艺术品的稀缺性和神秘性;第四,在市场方面除了老照片外,至今还没有形成专门的影像(尤其是录像作品)的细分市场,无法学术帝引领买家收藏。

   从艺术收藏史可以得知,任何艺术样态或流派出现的早期,价格都很低,而有敏锐直觉和艺术史意识的收藏家,应当先知先觉的把握契机。无论是图片还是录像艺术品,在中国都刚刚进入市场,处于萌发和价格洼地的阶段。例如,收藏家张锐靠准确的判断力,在2005年之前,就果断地收藏了大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张锐的收藏名单中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国当代艺术史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号称“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第一人”。另一位收藏家刘山,在当代艺术市场非常火爆、价位高企的时候,转收藏影像作品,从国外的画廊收藏了布列松、戈特茨、荒木经惟、杉本博司等经典作品。美籍华裔收藏家靳宏伟从2005年才开始收藏摄影作品,集中收藏20世纪摄影史上最著名艺术家的作品,近年来也开始收藏中国当代摄影作品,是目前号称“华人最大摄影收藏家”。目前中国已出现有多个亿元级别几十个千万元级别的的影像艺术品收藏机构、投资基金,影像艺术品银行和藏家,他们正在共同地推动者中国影像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与发展。


曾翰创作的当代景观影像艺术品《痕 迹》


(照片由艺术家提供)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