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版画女孩
2017-02-06 14:03
作者:吉宏业
来源: 特写中国
5/12
图片说明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版画女孩

吉宏业 (中国特稿社供中国摄影报专稿)

     《中国女孩》(China Girl)原仅是一张目前市场上可能收藏到的最早的中国摄影史原版影像艺术品,可自从它2011年成为国家文化基金支持翻译出版的《中国摄影史1842-1860》中文版的封面后,其原版作品出现在2015年大理国际影会 “摄影与美术”原版原作收藏展,随后还被制作成2016年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重要展览《中国摄影史名作收藏展 1850-1949 》的宣传海报,成为了中国摄影史上的名作。


2016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中国摄影史名作收藏展 1850-1949 》展览现场

一、《中国女孩》的历史和背景

    中国少女的原版作品,咋看起来与十九世纪中叶最主要的摄影作品形态蛋白照片十分相像,但它是一张彩色石版画,而不是一幅严格意义上的照片。

    《中国女孩》原版作品的椭圆形线框下方,有三句简短的英文,左下侧的文字“From a Dage by E. Brown”表明这幅作品源于小布朗所拍摄的达盖尔银版照片,正下方文字“P. Kramer Delt”说明这幅石版画出自雕刻师P. Kramer,而右下侧的文字 “P.S Duval Co Phila”说明印制这幅作品的是美国费城的P. S. Duval 。这些资讯综合表明了“该原版作品是版画雕刻师在摄影师达盖尔银版照片的基础上,采用早期石版印刷术印刷的版画,并进行了批量印刷”。

    这幅原版版画的图像尺寸为22.7 X 16.3cm,并以椭圆的形式印制于28.7 X 22.4cm 的优质美术纸中。据新近出版的《中国摄影史1842-1860》介绍,该作品的载体是出版于1856年的《美国海军舰队远征中国海与日本纪行》(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版画《中国女孩》作为插图占据了该书的一个整页。

    据英国著名东方摄影史学家泰勒·伯奈特(Terry Bennett)介绍,E.Brown的全名为“Eliphalet M. Brown Jr.(1816-1886),中译为小伊利法莱特·布朗,美国摄影师。1852-1854年,小布朗作为美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Matthew Perry)的随军艺术家远征日本,他途径中国时拍摄了“中国女孩”。回到美国后,布朗在日本绘制的素描被编辑成石版画集,而艺术家收集视觉素材所采用的达盖尔银版照片应为美国政府的财产,被翻制成石版画,刊登于霍克思所著的记录美国海军此次远东之行的官方文献《纪行》中。

    据史料记载,1856411日,费城印刷厂发生一场大火,这些由布朗拍摄的达盖尔银版原作从此下落不明,版画就成了目前仅有的这张中国影像史上著名作品的“原版”了。

    在摄影术刚刚发明不久的1850年代,达盖尔银版法所产生的影像是一块不可复制的金属版正片,并且这块唯一的正片具有一定的质量和厚度,加上其它因素的制约,无论在经济上和技术上,都不可能使用达盖尔银版照片来传播影像。因此,在利用负正印相制作更稳定的湿版摄影术诞生之前,所有的摄影作品,都是依赖于已经成熟的版画印刷术得以传播的。而石版画,则是当时最为先进最优质的印刷传播形态之一。

    此外,虽然达盖尔银版摄影术所产生的影像虽然足够清晰锐利,但需要的曝光时间较长,不易获得被摄人物细节清晰的照片。对那些清晰度不足的影像,则可以在石版画的制作过程中来弥补画面可能出现的不完美。从《中国女孩》这张石版画的最终呈现效果来看,少女侧面半身像的拍摄效果堪称完美,少女的面部表情不仅刻画的十分传神,服饰的细节表现也具有丰富的明暗层次,更是通过醒目的色彩突出加强了少女的头饰耳饰。此外,石版画的形式也对最终作品的呈现起到一些修饰的作用。如《中国少女》版画中,人物背后不仅漂浮着具有深浅变化的云朵,并且装饰着具有一定规律的线条,这些素材来源于达盖尔银版摄影术的可能性不大,应该出自于版画雕刻师对于摄影画面的艺术加工和想象。

二、《中国女孩》的工艺和价值

     尽管《中国女孩》通过石版印刷的方式批量产生,但是每一幅作品之间却又存在着清晰可见的区别,造成这些差别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不同的印制版本,二是早期石版印刷术的特性。

    第一,《中国女孩》的载体是《美国海军舰队远征中国海与日本纪行》,这本书在1856年出版发行时,便有两个相互独立的版本,其中一个版本由美国参议院委托印制,而另一个版本由美国众议院委托印制。两个版本采用了完全相同的文字,但采用了不同的插图版本,如两个版本的《中国女孩》影像都来源于同一幅达盖尔银版照片,但不同原版石版画的细节存在显著差异,无论是女孩的面孔、服饰、配饰,还是背后云朵均具有明显的区别。(见下图)

    第二,由于早期石版印刷术工艺的特点和制约,即使相同版本的《中国女孩》的人物主体没有太大的区别,通过比较也可以看到不同原版作品上的色彩、人物背后云朵的形态,以及文字分布的位置之间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区别。

    在19世纪的技术条件下,完成一幅石版画是一个复杂人工操作的流程,需要多个不同层次和内容的石印版,成品中图像和文字的位置存在微小区别则难以避免。其次,每块石印版约8×10英寸大小,34英寸的厚,重量不菲。不同的石印版的图像也会存在有微小的区别。  此外,印制过程也存在石版的损耗,因此大量印刷石版画,都需制作多个不同的石版。据了解,1856年发行的两个不同版本的《纪行》的数量均为一万册左右,应该需要多个石印版。此外,即使出自同一个石印版的作品,由于每次上墨量的不同,墨的不同和附加在石印版上的压力不同,都将导致成品在颜色、密度和强度上的差异。从笔者收藏的十多幅原版《中国女孩》中,研究比较其中的差异,很是一件趣事。从收藏的角度看,这倒意味着每一幅原版都是唯一的。


    综上所述,虽然书籍和石版画是《中国女孩》的最初载体和最终呈现,但收藏界还是将其作为原版摄影作品收藏,因为这是摄影术发明初期,少数能够展示和传播达盖尔银版摄影作品的方法之一。由于美国海军出版了《纪行》,由于《中国女孩》石版画的存在,由于伯奈特的《中国摄影史》的找寻,让后人了解了小伊利法莱特 布朗在170年前来过中国,是中国早期影像史上被遗失的摄影家,而《中国女孩》从某种意义上说来,也成就为早期中国摄影史上的一幅名作。但是,“中国女孩”达盖尔银版原作是否已毁于火灾,是否可能存于美国某个国家文博机构的犄角旮旯里,“中国女孩”是谁,拍摄于何地等疑问,无疑还将继续吸引着中外摄影史学者的眼球。(完)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版画女孩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版画女孩

吉宏业 (中国特稿社供中国摄影报专稿)

     《中国女孩》(China Girl)原仅是一张目前市场上可能收藏到的最早的中国摄影史原版影像艺术品,可自从它2011年成为国家文化基金支持翻译出版的《中国摄影史1842-1860》中文版的封面后,其原版作品出现在2015年大理国际影会 “摄影与美术”原版原作收藏展,随后还被制作成2016年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重要展览《中国摄影史名作收藏展 1850-1949 》的宣传海报,成为了中国摄影史上的名作。


2016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中国摄影史名作收藏展 1850-1949 》展览现场

一、《中国女孩》的历史和背景

    中国少女的原版作品,咋看起来与十九世纪中叶最主要的摄影作品形态蛋白照片十分相像,但它是一张彩色石版画,而不是一幅严格意义上的照片。

    《中国女孩》原版作品的椭圆形线框下方,有三句简短的英文,左下侧的文字“From a Dage by E. Brown”表明这幅作品源于小布朗所拍摄的达盖尔银版照片,正下方文字“P. Kramer Delt”说明这幅石版画出自雕刻师P. Kramer,而右下侧的文字 “P.S Duval Co Phila”说明印制这幅作品的是美国费城的P. S. Duval 。这些资讯综合表明了“该原版作品是版画雕刻师在摄影师达盖尔银版照片的基础上,采用早期石版印刷术印刷的版画,并进行了批量印刷”。

    这幅原版版画的图像尺寸为22.7 X 16.3cm,并以椭圆的形式印制于28.7 X 22.4cm 的优质美术纸中。据新近出版的《中国摄影史1842-1860》介绍,该作品的载体是出版于1856年的《美国海军舰队远征中国海与日本纪行》(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版画《中国女孩》作为插图占据了该书的一个整页。

    据英国著名东方摄影史学家泰勒·伯奈特(Terry Bennett)介绍,E.Brown的全名为“Eliphalet M. Brown Jr.(1816-1886),中译为小伊利法莱特·布朗,美国摄影师。1852-1854年,小布朗作为美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Matthew Perry)的随军艺术家远征日本,他途径中国时拍摄了“中国女孩”。回到美国后,布朗在日本绘制的素描被编辑成石版画集,而艺术家收集视觉素材所采用的达盖尔银版照片应为美国政府的财产,被翻制成石版画,刊登于霍克思所著的记录美国海军此次远东之行的官方文献《纪行》中。

    据史料记载,1856411日,费城印刷厂发生一场大火,这些由布朗拍摄的达盖尔银版原作从此下落不明,版画就成了目前仅有的这张中国影像史上著名作品的“原版”了。

    在摄影术刚刚发明不久的1850年代,达盖尔银版法所产生的影像是一块不可复制的金属版正片,并且这块唯一的正片具有一定的质量和厚度,加上其它因素的制约,无论在经济上和技术上,都不可能使用达盖尔银版照片来传播影像。因此,在利用负正印相制作更稳定的湿版摄影术诞生之前,所有的摄影作品,都是依赖于已经成熟的版画印刷术得以传播的。而石版画,则是当时最为先进最优质的印刷传播形态之一。

    此外,虽然达盖尔银版摄影术所产生的影像虽然足够清晰锐利,但需要的曝光时间较长,不易获得被摄人物细节清晰的照片。对那些清晰度不足的影像,则可以在石版画的制作过程中来弥补画面可能出现的不完美。从《中国女孩》这张石版画的最终呈现效果来看,少女侧面半身像的拍摄效果堪称完美,少女的面部表情不仅刻画的十分传神,服饰的细节表现也具有丰富的明暗层次,更是通过醒目的色彩突出加强了少女的头饰耳饰。此外,石版画的形式也对最终作品的呈现起到一些修饰的作用。如《中国少女》版画中,人物背后不仅漂浮着具有深浅变化的云朵,并且装饰着具有一定规律的线条,这些素材来源于达盖尔银版摄影术的可能性不大,应该出自于版画雕刻师对于摄影画面的艺术加工和想象。

二、《中国女孩》的工艺和价值

     尽管《中国女孩》通过石版印刷的方式批量产生,但是每一幅作品之间却又存在着清晰可见的区别,造成这些差别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不同的印制版本,二是早期石版印刷术的特性。

    第一,《中国女孩》的载体是《美国海军舰队远征中国海与日本纪行》,这本书在1856年出版发行时,便有两个相互独立的版本,其中一个版本由美国参议院委托印制,而另一个版本由美国众议院委托印制。两个版本采用了完全相同的文字,但采用了不同的插图版本,如两个版本的《中国女孩》影像都来源于同一幅达盖尔银版照片,但不同原版石版画的细节存在显著差异,无论是女孩的面孔、服饰、配饰,还是背后云朵均具有明显的区别。(见下图)

    第二,由于早期石版印刷术工艺的特点和制约,即使相同版本的《中国女孩》的人物主体没有太大的区别,通过比较也可以看到不同原版作品上的色彩、人物背后云朵的形态,以及文字分布的位置之间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区别。

    在19世纪的技术条件下,完成一幅石版画是一个复杂人工操作的流程,需要多个不同层次和内容的石印版,成品中图像和文字的位置存在微小区别则难以避免。其次,每块石印版约8×10英寸大小,34英寸的厚,重量不菲。不同的石印版的图像也会存在有微小的区别。  此外,印制过程也存在石版的损耗,因此大量印刷石版画,都需制作多个不同的石版。据了解,1856年发行的两个不同版本的《纪行》的数量均为一万册左右,应该需要多个石印版。此外,即使出自同一个石印版的作品,由于每次上墨量的不同,墨的不同和附加在石印版上的压力不同,都将导致成品在颜色、密度和强度上的差异。从笔者收藏的十多幅原版《中国女孩》中,研究比较其中的差异,很是一件趣事。从收藏的角度看,这倒意味着每一幅原版都是唯一的。


    综上所述,虽然书籍和石版画是《中国女孩》的最初载体和最终呈现,但收藏界还是将其作为原版摄影作品收藏,因为这是摄影术发明初期,少数能够展示和传播达盖尔银版摄影作品的方法之一。由于美国海军出版了《纪行》,由于《中国女孩》石版画的存在,由于伯奈特的《中国摄影史》的找寻,让后人了解了小伊利法莱特 布朗在170年前来过中国,是中国早期影像史上被遗失的摄影家,而《中国女孩》从某种意义上说来,也成就为早期中国摄影史上的一幅名作。但是,“中国女孩”达盖尔银版原作是否已毁于火灾,是否可能存于美国某个国家文博机构的犄角旮旯里,“中国女孩”是谁,拍摄于何地等疑问,无疑还将继续吸引着中外摄影史学者的眼球。(完)

文章来源: